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
主页 > 大国匠新 >

大国匠新:笔墨横姿 酣畅潇洒——刘茂德书法作品欣赏(0/0)

5秒

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

时间:2020-12-27 14:48
大国匠新:当代山水画家华敬福
<< 上一图集
大国匠新:书画家王桂才与他的百字系列作品
下一图集 >>

       刘茂德 ,男,汉族,1964年生于江苏徐州,师承当代书画篆刻家王冰石先生。

       现任:

       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

       中国煤矿书法家协会理事

       江苏省国画院特聘书法家

       彭城印社常务理事

       徐州市书法家协会理事

       徐州市书法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

       徐州市鼓楼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

       作品入选中国书法家主办:

       * 第一、二、三届中国书坛新人展

       * 第一、二、四、五届全国楹联书法展

       * 全国第八届青年书法展

       * 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展

       * 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大奖

       * 首届青年书法篆刻展

       * 首届“杏花村杯”电视书法大奖赛

       * 第二届全国扇面书法展

       * 第二届全国书法百家精品展

       * 纪念邓小平诞辰 100 周年书法展

       * 建国 55 周年全国青年展

       * “高恒杯”全国书法大展

       * “洗夫人奖”全国书法大赛

       *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 79 周年全国书法展

       * 纪念傅山诞辰 400 周年书法艺术展

       * 获“中山杯”国际书法大展一等奖

       * 20 世纪中国书法赛一等奖

       * “皖北煤电杯”全国书法展优秀奖

       * “林散之奖”南京当代书法传媒三年展佳作奖

       *第四届中国煤矿艺术节第六届全国煤矿书法展三等奖

       *获全国第四届煤矿书法精品展十佳作品奖、第三届江苏省企业文联书画大赛一等奖

       *江苏省全民普法20周年书画大赛银奖

       * 第一二届江苏省青年书法篆刻展金奖

       * 走向新世纪江苏省青年书法篆刻展铜奖

       刘茂德书法作品展

       著名学者田秉锷教授曾这样评价刘茂德先生的书法

       天下车书正一家

       ——观刘茂德书法有感

       田秉锷

       我很欣赏刘茂德先生的书法。

       这欣赏,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况味,亦如你面对高天流云、长河赤霞、豆蔻佳人、三月丽花而快然自得,不知老之将至。缘由呢?何要缘由!解释吗?何须解释!只是欣赏,只是私许为一个“好”字。

       听我如此表述,或以为戏言。其实,戏言无真,面对“小品”或“段子”,自可以戏言戏说;艺术欣赏,则必须陈实情、说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若细细追怀,我欣赏刘先生书法盖出乎书、文之缘。十三、四年前,我应圣旨博物馆馆长周庆明先生之约,曾为该馆撰短文以记胜。后游圣旨馆,见拙文已刊刻于石,而书丹者,即刘茂德先生。青石作嫁,书文相映,只要石不烂、迹不灭,那碑面上的书韵文心就该彰乎天地、垂乎日月吧!其时,我与先生尚未谋面,心向往之,怅怀依依。

       大抵在六、七年之前,我因参与九里区某一活动得与先生相聚于汉城。一见如故,快人快语,比我想象的自然年轻而坦诚。其时,先生即直言相托:有暇,老师一定要对我的书法加以评论啊。“老师”虽不敢当,倒也应诺如仪,心想凑一个机会,听刘茂德先生海说自己的书缘春秋。

       恍然,又添数岁,直到乙未岁首,与天池、尹成诸书画友相聚,茂德先生才将自己的书法作品一一向我展示。

       终于到了要践行承诺的季节。“评论”云云,说说罢了,岂可真把自己当回事?从古至今,“书家”的“书论”本已“真伪参半”,而今让一个“非书家”来为“书家”作“评论”,还不是指山说磨?更何况处在一个不出思想家、不出思想、甚至也不容异己学术的主流社会呢!

       掂量一下,我可以说的话,或许是借着对“个体书家”的赏识放大我对中国当代“书家群体”的钦佩。理由也极为简单:因为他们用书法捍卫着“国学”的“根”——中国文字(汉字)。在共和国的政治权力与学术班头以“法”的名义对中国文字——自秦王朝以来两千多年间虽屡次变体、却未曾伤筋动骨的“繁体文字”——进行大面积“简化”时,只有书法家以各种书体展现了中国文字的历史风华。这当然又是“合法”的。因为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》在以“法律形式”确定普通话和规范汉字(包括简化字和传承字)作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地位时,同时也申言:对方言、繁体字和异体字作为“文化遗产”加以保护,并允许在一定领域和特定地区内长期存在。这“一定领域”自然就包含了“书法界”。

       事渉“法律”,所以,我们对“简化字”的公案无权深论。而内心深处,毕竟痛惜太监们的清简还是掩饰不住一种遭受“阉割”后的生命残缺。

       今天,浏览茂德先生的书法——当然也可以放大到所有书家经典性的书法作品——让我感受到的是中国文字历史内涵的映现和时代风韵的升华,是中国文字在书写过程中被书写者注入的精魄,是中国文字在规范化前提下所能呈现的万千仪态,是中国文字扎根于“必然”而对“自由”的无限向往……这一切,当然又都借助了徽墨、宣纸、泾笔、朱泥、金印的综合效能;其间最重要的,则是书法家身心参合、精诚贯注的投射。

       绕过书法的“技术层面”,作如此表述,我无意于显示艺术哲学的玄虚,更无意于俗话雅说,而目的是在“规范文字”与“书法表现”、“写字者”与“书法家”之间,作一种“非艺术”与“艺术”的区分。目下,书法界似乎流行着这样的判定:写得好的“字”,不一定是“书法”;能将“字”写好者,不一定是“书法家”。此“判定”的向度,不宜随意放大,因为,还有另一个“逆判定”同样严肃:“书法”就应该是“好字”;“书法家”就应该将字“写好”。谁能同时承认这两个“判定”呢?在我的想望里,真的“书法家”,真的“写字匠”都会首肯此言。

       我相信,茂德先生也会同意上述“底线性”的阐明。在这条“底线”或“基线”之上,再观赏茂德先生的书法,即便加几分“挑剔”,我还是要承认,他植根汉简、汉隶的书法佳作依然铺排成美轮美奂的汉字丛林:盘根错节于历史传统,风姿绰约于现实春光,雄浑处尽现铁画银钩,妩媚处洋溢柳线梅蕊,并依书写内容,呈现着不同的篇章布局、字体选项和点线腾挪。犹为可贵者,是他行笔时每于“固本”处迭生“变势”,每于“平实”处陡起“险峻”,将书法欣赏引入别开生面的异境,并且不失汉字的古逸之美。

       茂德先生的书法,是一种较为典雅的视觉艺术。若说悬于粉壁,艺韵满墙,悬于书房,一室生香,那是不为过分的。作为中年书家,有如此定力,如此造化,又非其各种头衔、各种奖励所能标识或揭示。风,可以浮动风筝,而星、月经天,都是自在自为。

       对照传统,如果寻找差距,寻找方向,寻找登峰造极的路线图,我以为茂德先生与当代书法家几乎面临同样的困惑。又何止是书法家呢?因为斩断了“国学”的脉源,中国有两三代的文化人都不能不面对这同一种尴尬。所以,书法家的修为残缺,是中国当代文化人的“时疫”。落地生根,还是要补课,补上中国传统文化这一课——至少缩小到传统经学、传统诗学、传统哲学、传统史学的“底线课程”。今古相照,历代的书家,哪一个不是满腹经纶的学问大家呢!

       即便绕过“读书”,仅就“人品”而言,书法界也有“书品即人品”之说。古人是过来人,所以知之甚深,其言也切。赵孟頫于《跋定武兰亭》中曾说:“右军人品甚高,故书入神品,奴隶小夫,乳臭之子,朝学执笔,暮已自夸其能,薄俗可鄙!可鄙! ”清人李瑞清在《玉梅花盦书断》中指出:“学书先立品。右军人品高,故书入神品。决非胸怀卑污而书能佳,此可断言也。”而刘熙载在《艺概》中对“人品”的认识又有所升华:“书尚清而厚,清厚要必本于心行。不然,书虽幸免薄浊,亦但为他人写照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茂德先生,我视之为忘年友。“忘年”而不能“忘情”,故有殷殷之祈。以他的天性,才情,成为书法大家,咫尺间尔,又何待言?

       车同轨,书同文,天下统于一家,这目标被秦始皇实现了。书法家的目标,则是“书同美”、“书同好”。所以,借得杜甫诗一句为题,表现我对我的书法家朋友的祝愿,“天下车书正一家”,或是我们“中国梦”的缩小版本吧。

       2015年4月6日于彭城

       (完)


热门点击

    商丘中院召开“加强破产审 商丘中院召开“加强破产审

 沈阳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获批 沈阳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获批

中日韩示范产业园:助力双流中日韩示范产业园:助力双流

   共推绿色认证 共享绿色发展 共推绿色认证 共享绿色发展

以绿色产业呵护生态长江 开创 商丘中院召开“加强破产审 沈阳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获批 中日韩示范产业园:助力双流 共推绿色认证 共享绿色发展
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服务协议 | 联系我们 | 加盟我们 |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广内大街315号信息大厦B座8-13层  邮编:100053

电话010-56183678  邮箱 zgzlxxcyw@126.com

版权所有:绿色发展频道中国战略新兴产业网 Copyright © 2000-2016 SCBCXZG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在线阅读最新杂志